蔻蔻森

随笔/我爱的和我爱的

ME来个《消失的爱人》AU肯定超级带感

_(:з」∠)_


入坑冷圈……

发现参与人数只有7……

emmmmm……

换了tag搜人数立即成倍增长了呢(笑

我只能期待我看过的那些烂片都会给我带来好运的


南京

真是标准春游前夜的小学生,我看了下时间,现在是凌晨3:07,我大概还有三个小时可以睡觉,这种临行前的兴奋,真的完全符合我的年纪。

简单收拾过后就出发了。

6:23左右出发,很久没有见过早上六点多的天空了,远处的云一层一层地堆到近处,太阳从东方升起,给云层撒上点点橙黄,另一半天空则是完全的蓝。空气中还带着凉意。我们看向远处的公交站台,已经有好几辆车停在那里了。

上车时间刚刚好,没坐多久就出发了。司机开车很稳,甚至有点慢了,这样的速度完全和预期违背,在我们的想象中清晨的公交车应该一骑绝尘,把其他车远远甩到身后。

我们坐了很久车,公交车慢慢地往前开,走走停停,基友分了一个耳机给我,我负责点歌,很多都听过很多遍了,但是还是要听,直到真正听厌了为止。

街边的广场上挂着一张大大的明星海报,刘海以一种熟悉的弧度贴在一起,怎样都想不起来,我给基友形容了一下,“国外的一个很有名的,一层一层贴在一起的建筑。”我补充到“圆弧形的。”

她竟然猜出来了,答案是悉尼歌剧院。

基友对车速颇为不满,我也不满,主要体现在可能吃不到早饭,不过听她用一种辜负期望的语气一再地吐槽司机车速还是超级有趣。

“XX大概很喜欢这样的车速。”

“今天是星期六诶。”

“上次回家司机开到车站就花了半个小时。”

对我来说,这些话就像是蛋糕上的裱花那样。

顺理到站。

顺理拿到早饭。

吃完早饭坐一会,顺理坐上火车。

最让我受不了的就是南京有超级多的人。

寄存行李。

两个傻子在德基广场外面转了一圈又一圈,对墙上Dior、Chanel大大的logo望而生畏,就是不进去。后来发现吃饭的地方在广场内部。

然后我们互相嘲笑了一天。

南京大排档打卡。

逛了新街口(第一次)

买了肉松小贝和台湾麻薯。

太累了,然后滚回了宾馆。

晚上又出来觅食,吃了明瓦廊的网红食品。(又来了新街口)

点了汴京茶寮的五十度灰,我竟然喝醉了,头晕乎乎。然后我把奶油都吐出来了。被基友嘲笑,然后晚上视频的时候再次被舍友嘲笑。我也哭笑不得。

晚上是双十一。

双十一南京下雨了。芳婆打卡失败。

原话是“下雨天坐车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吃早饭我疯了吗?”

楼下的馄饨超级好吃。

然后按计划逛了南博。

出发前我信誓旦旦地说:“小红书上说可以逛一天。”

然后两个小时就从里面出来了。

在南京的宜家反复转圈,找能坐下吃饭的地方。

然后又去了新街口,买肉松小贝给舍友。(第三次)

正好是阴天,不禁脑补有一个超级邪恶且巨大的反派,笼罩着整个南京,用低沉的声音说:“你们还会回来的。”

打板。

回程。






意大利跑步者极少一个人单跑,一般都是几个人一起行动。一个人钻进附近树丛站着小便,那时间其他人全都原地踏步,静等其小便结束。

也罢,终究是别人的事,我不好说什么,只要人家觉得好就是,可是没必要小便都等的嘛!那一来岂不跟小孩子一样了?

看意大利跑步,深深觉得这个国家的人打仗很难取胜。
马耳他人:“跟你说,意大利人么,除了吃、闲聊、对女人花言巧语,其他没有卖力气做的事。”
“轰炸马耳他的时候也不例外,飞的低怕挨高射炮,所以从很高很高的空中‘啪啦啪啦’扔下炸弹就回去了。”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没错是那个意呆利了。

果然还是喜欢lofter

_(:з」∠)_


虽然斯蒂福斯和艾米莉私奔了,但是根本看不起艾米莉……
百度百科害死人T_T
我再信一次我就是傻子……

一个疑惑

在《大卫.科波菲尔》中看到这样一段
在达特尔小姐和艾米莉见面之后
“我”极力想让这场会晤结束,但是我又觉得我无权干涉;只有佩格蒂先生才有见她的权利。
“我”到底应不应该去阻止这场会晤呢?

*艾米莉和达特尔小姐爱慕的人私奔了
之后艾米莉又被抛弃
*“我”是大卫科波菲尔
*佩格蒂先生是艾米莉的舅舅

突然想起来某位太太写的Hannigram同人,把Will和Hannibal比作山鲁佐德和山鲁亚尔,真的是巧思。

此前从未想过前路是如此的暗,而且还会更加黑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