蔻蔻森

随笔/我爱的和我爱的

意大利跑步者极少一个人单跑,一般都是几个人一起行动。一个人钻进附近树丛站着小便,那时间其他人全都原地踏步,静等其小便结束。

也罢,终究是别人的事,我不好说什么,只要人家觉得好就是,可是没必要小便都等的嘛!那一来岂不跟小孩子一样了?

看意大利跑步,深深觉得这个国家的人打仗很难取胜。
马耳他人:“跟你说,意大利人么,除了吃、闲聊、对女人花言巧语,其他没有卖力气做的事。”
“轰炸马耳他的时候也不例外,飞的低怕挨高射炮,所以从很高很高的空中‘啪啦啪啦’扔下炸弹就回去了。”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没错是那个意呆利了。

果然还是喜欢lofter

_(:з」∠)_


虽然斯蒂福斯和艾米莉私奔了,但是根本看不起艾米莉……
百度百科害死人T_T
我再信一次我就是傻子……

一个疑惑

在《大卫.科波菲尔》中看到这样一段
在达特尔小姐和艾米莉见面之后
“我”极力想让这场会晤结束,但是我又觉得我无权干涉;只有佩格蒂先生才有见她的权利。
“我”到底应不应该去阻止这场会晤呢?

*艾米莉和达特尔小姐爱慕的人私奔了
之后艾米莉又被抛弃
*“我”是大卫科波菲尔
*佩格蒂先生是艾米莉的舅舅

突然想起来某位太太写的Hannigram同人,把Will和Hannibal比作山鲁佐德和山鲁亚尔,真的是巧思。

此前从未想过前路是如此的暗,而且还会更加黑暗。

《动物农场》其中最悲剧的角色应该是本杰明(驴)
他活得够久,说明他足够了解人类,也同样了解人的劣根性。除此之外,他身为农场动物的一员,足够贴近动物们的生活。
在全书中,他还是唯一的清醒者。
“本杰明阅读的本领并不比任何一头猪差。”
“不属于任何一派。”
“不阅读戒律。”
“了解戒律改变的内幕。”
不作为,不抵抗,却又无比清醒,妄想游离于政治斗争之外,对农场内的斗争和蒙骗冷眼旁观。单从这个方面看,本杰明是十分天真的。但是身边的人难免被牵扯在内,拳击手(被蒙骗至死,同时也很幸运)。

我要再次强调李继宏翻译的《傲慢与偏见》特别辣鸡

一个疑惑

假设在ABO世界观下,ABO人数趋向稳定。
AO恋被视为主流(同时在我们的世界里也被视为主流)
传统的男女性别观念被ABO取代。
即可能发生如下配对(假设ABO世界中主流观念的配对):
A(女)×O(女)
A(女)×O(男)
A(男)×O(女)
A(男)×O(男)
B(男)×B(女)
如此看来,ABO性别分化作为大前提,其次才是男女性别之分。
那么在ABO世界中,被视为同性恋的则为:
A(男)×A(男)
A(女)×A(女)
B(男)×B(男)
B(女)×B(女)
O(男)×O(男)
O(女)×O(女)
但是(在我们的世界中),大家都支持的是AO恋,AA恋也有人接受。极少甚至没有人支持BB和OO即使双方都是同一性别。(接受AA的其实也很少)
所以,实际上(在我们的世界中)大部分人都是(ABO世界中)主流婚姻观念的支持者。
这样想想也蛮奇怪的。毕竟是幻想设定不能要求平权。

说得有点乱,不好意思。

一直有这样的想法
因为同人,爱上了那些角色真的是爱上了角色本身吗?
总感觉是爱上了别人给你织的梦。